上一篇:[以性的名义] 【情天性海】第一二一章:「我想跟女神谈恋爱」 | 下一篇:[aaabbbcde] 【红舞纪】(序章)

[aaabbbcde] 【红舞纪】(第一卷燕南天)(第二章曲境通幽)



隐藏内容 回复 后继续阅读

附件: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登陆
作者的其他主题:
[杨驿行] 【怎样使用四年时间杀死一个你爱的女生】(3) [hmhjhc] 【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:川跃归来】第48回:陈礼?好事连连 [其他作者] 【银耀-捭阖录】(公主复国传)第二十七章 雪衣乱舞 [隐居士] 【家有淫妻-旅行的惊喜】 [离任作者] 【圣女母亲】第九章 (征文活动后的连载) [人形遥控器] 【人间仙境】43 【美艳女侠的绑架抢婚】 [aaabbbcde] 【青鸾乱】(第十六章狡猾的凤凰)

这么久了 终于更新了 哦也 占个地毯先 慢慢品读







       面看去,冷哼一声:“你说什么胡话,这下面明明就是一个男人,你好好看看。” 老者把手电拿了起来,朝着墓碑上面晃了晃,果然上面贴着一张男人照片。 男子一看那张照片,吓得向后退了退,不小心撞到了我和欧阳漓,回头一看到我和欧阳漓,又是吓得不轻,忙着后退,折腾了两次,一直喊鬼鬼,结果被老者敲了一把自语说着这话,哪里知道我在水下说,上面都能听得见,只听见咔嚓一道天雷,从天上落到水里面。 要不是水深,肯定要把我劈死了。 此时我抬头看去,欧阳漓便说我:“宁儿又在胡说了。” 欧阳漓那话明明在取笑我,没有半点埋怨的意思,自然我也不会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妥。 天要打雷娘要嫁人,这事岂不测。 而我则是坐在一边想,好毒的咒语,四喷竟然鬼灭绝。 正想着觉得有些困倦,趴在欧阳漓的身上竟昏昏沉沉睡了过去。 结果等我一睁开眼,我便被眼前的景物给吓到了,竟然黑漆漆的一盘,周遭阴风弥漫,着实把我吓了一跳,莫不是我也过阴了? 正想,身边飘过一只穿白衣的女鬼,停在我面前看看

  

       此时,天上又下来了几个老神仙,来跟我要佛骨了。 就比方说眼前的这个,太上老儿。 “小神参见佛祖。”如今我已经不把太上老儿放在眼里了,即便他带了不少人来,我也是不愿看他的,我站在门口一脸的漠然无波,而他则是彬彬有礼,比起上一次要把我杀死,这次可是礼貌多了。 为什么会这样,想必和我身体 过了正月十五的时候,我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,叶绾贞来看我,抱着紫儿在屋子里转悠,她便说:“怎么不长了?” 我也没说什么,为什么不长了,我其实也不清楚,我也第一次遇见这事,我哪里知道怎么回事。 但紫儿现在这样我觉得也很好,不是那么胖了,三岁的紫儿身材比较正常,和一个普通的孩子没什么两样便叫人心疼。 只是,我倒是有些奇怪的,我总感觉小十不是为了瓷娃娃哭,而是为了我哭,至于为什么我却不得而知了。 小十一边哭一边吸着香烛,我则是坐在一旁想着瓷娃娃那断断续续的声音,每次我走到这里,眼睛都要朝前看,瓷娃娃便哇啦啦的大声喊,其实我也知道,好多时候不是瓷娃娃故意要喊,其实瓷娃娃也是

  

       我开始就是这个意思。” “你这不是糊弄人么”我嘟嘟嘴说道,鬼鼠看了我一眼,转开脸闷就不再说话了,他既然不说话,我也就懒得再说什么了。 从那个大坟墓的前面离开,那些黑影就开始破散,看着也是很可怜,但鬼鼠与我说:“这就是生死,从来不由人。” “我命由我不由天。”我一旁说道,鬼鼠便朝着我孩子,竟和我这个当妈的开启了玩笑,没大没小起来。 “莫不是想他了?”紫儿嘴角上翘,笑意吟吟,我看他了两眼,这孩子果然是更像红衣的欧阳漓,莫说是一举一动,就是一颦一笑都是那般的相似。 比起红衣欧阳漓,我倒是更希望他像骨王一些。 不过到底像谁这也不是我说了算的事情,于是也不再纠结了,看龟便可。” “哦!”我于是答应一声,便看见九哥瞬间化成一道光朝着乌龟精射了过去,哪里知道,乌龟精留了一手,就在他和九哥打架的时候,小船一旁爬上来了一只胖头鱼,打算把我给拖下去,结果不等托,听见小娃子精灵们纷纷跑了出来,一人吼了一声,顿时,把胖头鱼给打得落花流水。 我回头慢悠悠看去,只听见

  

TOP


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,看来小星这下终于得偿所愿了,不过这样带伤上阵真的好么,而且还要带上一个不太聪明又有点笨手笨脚的新兵。







       的手有些舍不得放开,但他还是放开了。 等他一放开我的手,我便看不见他了,他就好像是来的时候那样,忽然的来,忽然的又走了,我甚至没感觉到他的气息。 转身我朝着四周围看看,除了两旁那些正低头晃荡的鬼魂,其他的什么都找不见了。 没看到他于是我便朝着前面的路走,一边走一边想着他叮嘱我的话,再也没有回来过,老僵尸之所以成了僵尸,而他的子孙没有,或许只是因为狐狸救过他,他吸收过狐狸的灵气。 不然那么一个地方,怎么会有僵尸出现,见不到一丝光也没有人气的地方,僵尸即便几百年,通风孔都没有。 梦醒了我也醒了,看我睁开眼对面的周生起身站了起来,问我:“驱鬼师和我们的祖宗说,有朝一日温等我醒了叶绾贞欧阳漓他们都在,小十也在,欧阳漓看我醒了将我拉了起来,抱了抱和我说:“我们去找。” 我摇了摇头:“不找了,找了也没用。” 欧阳漓紧紧抱着我:“不找我不甘心。” “不甘心也只能这样了,要是我死了,换回来的是你们活下去的机会,我就想试试。” “这样的机会我不要。”欧

  

       对劲的地方,但我和叶绾贞当天到底是没去看,反倒是跑到医院里面去看了一眼挤破脑袋的那三个同学,过去看看都包裹着纱布,至于是怎么破的,叶绾贞去问了才知道,根本不是挤破的,是去看棺材的时候给人挤倒了,这才摔破了脑袋的。 不管怎样,人多的时候去看棺材都不是好事,我和叶绾贞看完了同学叶绾贞还说这事,而且要是不走,那不是要受罪么?”老头子就是个心善的人,要不也不会说得出这话来了。 人都要死了,老头子还老哥哥老哥哥的说话,这不就是人情么? 老姜家那边人死了,老头子也没留下,主要是人家也没欢迎什么的,别看来的时候好招待,走了可没人管你,要说没人管是真,那几只大狗可是没少汪汪。 离开了老 你们两个,一个好心,一个坏心,好的吃什么都想着坏的,坏的吃什么都想着自己。 一天,好的看见了一朵花,打算吃掉,这朵花香气扑鼻,吃了之后全身舒畅。 这只就想,我们是一个身体,吃了吧,他也会饱了。 结果,还真的就吃了。 吃了之后两只鸟都饱了,坏鸟醒来后,他就觉得肚子很饱,一张口

  

       起阿弥陀佛。 也不知道聂莹雪是个什么东西,说不准学校的那些男同学就都是她害得,她躲藏在人群里竟没被我们发现,可见她的法力有多高强。 我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,看看再说。 寝室里没什么其它的动静,不过这一夜我始终不敢把头露出来。 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慢慢的睡了过去,等我睡着也就不知 进去屋门便关上了,朝着屋子里面看去,可够脏乱的了。 “宁儿,这里太脏了,未免委屈你,你扶着我去床上,我们去梦里。”欧阳漓说着已经开始睡沉了,我扶着他走到床上,刚刚坐下也眯上了眼睛,只觉得困意袭来,人便靠在欧阳漓的怀里睡了过去。 身边一阵清凉忽然把眼睛睁开了,而此时,周遭有片湖泊,而了摇头:“既然都死了,就这样吧,我要回去找我丈夫了,但我也不知道往哪里去,怎么办?鬼鼠都死了,谁还送我出去了?” 听我这么说,大龙说道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 “真的?”我看向大龙,小龙说道:“留下刚好给我,你说了不算。” “她不属于这里。” “你说了不算。” 两兄弟吵了一会

  

TOP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