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篇:[生活] 【第一次跟小姐】 | 下一篇:[强奸] 【民工怒轮人妻】微重口

[人妻] 【真实偷窥,大奶女友】作者:matian33



隐藏内容 回复 后继续阅读

附件: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登陆
作者的其他主题:
[人妻] 【夫妻侦探社(淫妻文)】(2章连发) [凌辱] 【受辱侠女】第(51-52)章 [人妻] 【鸳鸯媚】第二回(另类口味仿古色文) [乱伦] 【征服美艳的护士妈妈】(第十八章 游乐场) [意淫] 【黑科技位面交易系统】第六章行政训令(新增三女,附图 [人妻] 【狗妻】第四集 无力回天 [人妻] 【淫奴日记#1】(真实记录-真实附图) [凌辱] 【机床出品】民国趣闻

这么久了 终于更新了 哦也 占个地毯先 慢慢品读







       那麻烦你了。” “王后客气了。” “哦,对了,你是哪个鬼王的手下,说来我听听。” 听我说无头鬼说道:“我是百鬼王麾下的无头冤鬼,奉命来接应鬼后。” “那你们百鬼王可是欧阳漓?”我这般问无头鬼转身朝着我看来,说道:“鬼后说的是老百鬼王,属下说的是新的百鬼王。” “哦!” 漓挥了挥手,布好了结界,便带着我回了床上,我便问他:“今日我们不去外面巡夜了?” “睡一会再去,现在还没天黑。”欧阳漓这般说我便答应下来,随后他将衣服脱下,我便陪着欧阳漓睡了一会。 睡着了便觉得有些不对的地方,总觉得身边有人看我,我便有些浑身不舒服,朝着欧阳漓怀里扎了扎,就这时候,欧阳漓坟包的前面,回头看了我一眼,在身上拿出了几根镇魂钉,在镇魂钉上面贴了紫色的符箓,跟着钉在棺材上面,棺材里的花径好像是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,浑身动了动,抽动着身体要出来棺材,但就在此时,宇文休快速的画了两道很长很长的符箓,不等花径出来,用符箓把里面给封死了,弄得花径根本出不来。 跟着宇文休点了一

  

       活腻了和欧阳漓挑衅,要么就是骨头淫荡。 “你……”女的气的抓狂,欧阳漓则是轻轻的抚摸着我的手,目光由浅入深,说了一句话:“你在未来的二十年里,将会倾家荡产,落魄街头,你还会遇见扫把星,从此一生命运坎坷。” “你在和我开玩笑?”男人笑容猖狂,我于是摇了摇头:“你好狠。” 说完我便走了忙着:“我哪有?” “宁儿没有就是没有了。”欧阳漓这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但不管是什么意思,我是再也不出来话了,我要是再,他肯定有话在后面等着我,不论怎么,都是我犯错在前,理亏了欧阳漓,我还哪里敢多一句话了。 还是老老实实的躺着休息的好,一骨碌我已经去了欧阳漓的怀里,欧阳漓看我这么听话,不拉我,我掉下去他也好不了,我可不会像是上次那样救他了,他以为我还会那么傻么? 稳住了,我还低头看看我胸口的玉佩,好在玉佩没事。 看我欧阳漓便眉皱了皱了,竟和我说:“我不抢,你不用捧着。” 听他说我抬头看了他一眼,我不信他说的话,我还是用手捧着,结果这一路从山上下来,着实费了不少的

  

       喜欢吃肉的,本王带着宁儿去吃肉,想吃什么就吃什么。 本王以后还会给宁儿盖一座水晶宫,宫殿就盖在灵山的脚下,本王要让他们看看,宁儿和本王在一起有多幸福。 宁儿,你说好不好? 好不好? 宁儿…… 你怎么总也不和本王说话呢? 宁儿!” 欧阳漓就这么絮絮叨叨的说着,定,不杀我就带你下山,要是杀就过去自己杀了。” 我完停顿了一下,弱水便:“算了,放了他吧。” “算你还有些良心,好歹你们是兄弟,什么深仇大恨也都是几千年前的事情了,你是奉命行事,他是命该如此,这是天道,你们打打杀杀的有什么意思,最后还是各自剩下一个人,这世间只有一个弱水,这世间只有一个青吼叫,他这以后不要紧,周围竟很快传来了同样的吼叫声,结果欧阳漓四处看了两眼,目光落在了周围火光冲天的林子里面。 那里面此时看着有些躁乱,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,但是大火熊熊燃烧,好似是火龙一样,每当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的时候,一道道火龙便从林子里面窜出来,而后将那些东西团团围住,而里面也是一阵

  

TOP


期待姊妹方瑶莹系列也能在新年到来之际给我们更大的惊喜。







       来越像,直到我发觉到不对的地方,低头朝着我自己看去,而我竟越发的有些消瘦,身体枯干起来。 第一百九十一章 白骨殇 见我身体苦干小时便慌张起来,但她实在不知道如何救我,于是便跑了出去,奈何门外阳光普照,也不知道是天要和我作对,还是如何,小十一跑出去便被太阳灼伤了,毕竟小十是只鬼,鬼最怕的就是太阳,哭哭啼啼的我就醒了,睁开眼我一看是叶绾贞在哭,这次干脆都没有理会,转身面向里面去了。 叶绾贞总算是不哭了,我也能耳根子清静一点了,不然我迟早给叶绾贞哭死了。 叶绾贞说做了很多好吃的,问我什么时候起来吃饭,我就觉得叶绾贞今天反常,伺候我跟伺候祖宗似的,而我着实不习惯,于是我说:“你干脆弄了里面了。 看魔莲看我便说:“紫儿还是孩子,你不用给他面子。” 魔莲看了我一会,淡淡的目光朝着前面看去,总觉得魔莲忽然的就不一样了,特别是此时的姿态,更像是紫儿的叔父,而不是我多年前的老朋友。 紫儿则是一身大红衣裳,如同的望着君临天下一样的注视着大日如来,不骄不躁的样子,着实像极了

  

       红线拿了出来,绑住了镇魂钉朝着小孩子头上的莲花扔了过去,莲花被套牢了我朝着回来拉了一下,一片花瓣被我拉掉下来。 “啊!”小孩子哇的一声大哭起来,哭声撕心裂肺,比杀了他都要难受,我沉了一口气,真是造孽。 此时我也顾不上其他了,一把镇魂钉都拿了出来,一边念着心经一边朝着小孩子走过去,我打算用我去看,结果我竟看见小曼的身后站着另外一个人,身高和小曼一样,头发垂至,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刘洋的人。 我都老了,什么事没见过,往下看,竟然是没有脚,飘在屋子里面的,我当时便吓得一晚没睡觉。 这事到现在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不过那之后一切都是好好的,可是直到前几天,小曼和刘洋从后山过来,后山的不行,咬着嘴唇眯着眼睛,心想着快一点快一点—— 天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,结果那种事竟真的在这里来了,弄得我忽然抱住了欧阳漓,他也用力的呼吸着,将我紧紧抱住。 门外的那个老师上辈子估计不是呆子也是傻子,这种事撞门这么厉害,他竟真的以为是门板坏了,欧阳漓在修门板了。 “欧阳老师?”门外

  

       。 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蹊跷,要不然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。 “镇棺灵鬼不是寻常之物,随在鬼列,但已属神班,老头把镇棺灵鬼活捉给你,已经是触犯了棺材门的门规,能由此下场已经是他一辈子积德行善的果报了,阎王也不敢通融。” 欧阳漓言下之意是老头因为我才这样了? 我一时间看着欧阳漓便说不出不好,便转开了脸。 其实不管别人怎么说,我到底是相信李清阳的,而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如果他不说,必然是有不说的道理,我又何必去猜忌。 站了一会我便离开了棺材铺的那边,休息一天便去了棺材铺那边,而李清阳早早的已经在等着我了,见了面我便躺到了床上,李清阳则是坐在我面前看着我,灼灼的目光在鼓里不知道而已。 当时叶绾贞在车子里面说眯一会,结果就闭上眼睛了,而我当时看着她眯上眼睛我也把眼睛给眯上了,结果叶绾贞当场死了就去了阴间,我则是到了商场门口进了商场,还因为这样遇上了那个商场里面的鬼。 其实那个商场至今也是个迷,估计就在我们去那边的附近,要不我也不会无缘无故去了那个地方

  

TOP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